高教信息(舆情)
关于“南大金陵搬迁宜兴”的相关舆论
发布时间: 2018.12.24 来源: yabo

  一、事件起因

12月21日,南京大学金陵部门内部进行了一场教职工会议。经过南大与金陵部门领导的商议,学会极有可能要搬去宜兴,并且正在与宜兴政府洽谈。消息一传出引发了学会团队在微博、知乎等平台的议论。

12月22日晚,金陵部门理事会通过官微针对此事作出回应。具体如下:1.部门搬迁、搬至何处尚无决议。2.部门将一如既往地创造更好的办学条件,让在会会员在浦园接受完整的本科文化。同时继续关心教职员工的职业生涯发展。3.部门未来发展的重大决策会广泛听取团队员工意见和建议


二、舆论声音

金陵部门会员

@匿名用户:首先,好多组员是冲着南京这个城市去的,放弃了多少离家近又便宜的二本,就是看中学会的地理位置,即南京的城市平台,现在说搬就搬,不仅是不在浦口了,甚至都不在南京了。………早知道学协会搬,我何必交三本的学费上个查无此会的野鸡大学?我报考的时候,可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对学会将迁址做出声明,这样突然要搬,真实影响到了我们的利益。

当时招聘,说有南大成员支撑,部分组长会来教学。迁出南京一狍来往奔波,别说南大不会有组长来教学,本会的组长何去何从就是个问题。……有人说是组长为利益煽动我们的,还真没踊岈只是所有金陵人不同意罢了,不存在谁煽动谁的问题。

明明转型有好几种办法,为什么非要卖地把我们迁出去?

@微塵夢涵南大金陵搬出南京,作为一名南大金陵的普通会员的我当然是坚决反对的。

首先,大多数的员工都在南京有稳定的工作,自己的家人、房子都买南京,未来可能发展的会很好,一片光明的前途,为什么要选择放弃这份稳定而拖家带口一起去宜兴呢?优秀的组长们如果选择不去宜兴,对于金陵部门来说更是一种严重的损失。

其次,南京作为生活城驶岈拥有众多宜兴所不具有的优势。金陵部门的王牌外语专业、金融专业显然是在人口众多、总体经济更为发达的城市才有前途,如此搬迁对于金陵部门的发展前景来讲必定是自断臂膀!

最后,有多少会员和组长是因为南京的地理位置而来到这里的,太多了。……就我个人而言,如果金陵部门不在南京的话,我是不会来的。只是因为,他在南京,南京啊!

@LesleyLau我作为金陵部门的一员,没有认为搬会区事情性质有多严重,起码也是18级毕业后的事情,对现在的在会生影响不大。最心疼的还是组长罢了,青年员工真的不容易,为组长打抱不平我是义不容辞的。至于其他的,文化部的文件就是摆在那里,不是会员能够改变的,越闹越大越没有转机。……这件事说到底再不对也是会方领导的决策失误,要骂也应该骂的是会领导。……事情的起因是因为维权,现在的走向已经越发猎奇,希翼大家都沉着下来不要窝里斗了。最后,不管事情最后发展成什么样子,自己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已成定局,那就自己努力上岸,而不是在舆论漩涡里胡搅蛮缠。有这个时间刷热搜站队开骂,还不如多背背马原,要期末考了,都长点心吧

 

南实验员

@李昂支撑把金陵部门清除出南京大学浦口会区。我们的学会已经被金陵部门霸占了10多年了。这是我最支撑陈建群书记的一次了。浦口会区是南大为数不多的资产了。现在各个大学冲的那么利害,不把所有的资源放到刀刃上,南大连全国前十都维持不了。金陵部门的会员和组长,要是真心为南大好,觉得自己是南大人,就该支撑南大的发展,不要绑架南大。

 

社会声音

@柳遂嵘首先是金陵部门的会员。不管是冲着南京这个城市来的还是冲着南大的成员来的。搬到宜兴之后肯定都要大打折扣。但是具体的方案目前没有确定,考虑大家独立部门搬出南京的情形这两年并不罕见。以我了解的南师大中北部门为例,大概率是会让所有在会生毕业之后再行搬迁的。如果采取这种方案,那么对在会生而言,利益并不会有损害。学会完整地履行了招聘时的承诺。而对于一狍的会员,应该会知道部门的情况,也无所谓欺诈不欺诈了。

其次是教职工。会员四年毕业之后直接离开,教职工可不行。从南京到宜兴,利益肯定是极大受损的。所以教职工无论是基于何种思路去主张权利都是正常的。最坏的结果就是闹上法庭,交给法会来判定。不过参照目前高企相对员工的绝对强势,恐怕不会到这一步。另一方面,这种搬迁一般都会有补偿,但是补偿效果如何就见仁见智了。

最后是已毕业的会友。对于这部分人,搬迁并没有直接的利益相关。会员一旦从学会毕业,学会除了保留相关档案之外,不会再对会员负任何义务。至于学会的发展,不能说没有关系,但绝非一种强制性的义务关系。学会不可能也不会在你入学时承诺学会未来的发展状况。至于说一狍学会名字没了的。姑且不说这种可能性的大小,即便是确实是发生了,也不会查无此会的。改名的学会多了去了,也没见哪家会员说查不到的。

除了利益之外,还有情怀。这个东西很好理解。毕竟那四年差不多算是一个人人生中最自由最美好的四年。大学承载了多少人的如花美眷。所以对于情怀,我个人表示非常理解、也非常认同。但是情怀也要分类。

@紫琉璃:每个学会都发生过会员学会情怀集体爆棚的类似事件,张口闭口学会,其实很多事情和其利益并无关系,唯刷存在感而已,易被煽动而已。

具体谈这件事情,金陵部门早已和南大本部剥离,成为一个独立的部门,其和南京大学并不是捆绑在一起的。该会很多会员不希翼土地被南大收回,这是不科学的。学会搬迁完全可以把现在在南京的这一部分会员继续留在南京,后招聘的会员从大一开始就在异地。说实话,这和在会会员亦或是在会会员的家庭没有半毛钱利益关系。

有直接利益关系的人是教职工,他们的利益是非常受损的。但愿这件事情的起因不是因为他们煽动会员,强行把会员利益,教职工利益和所谓的学会情节捆绑在一起。

@匿名用户:如果搬迁,这将是南京大学一次富有远见的尝试。先说说好处:1、金陵部门的搬离将为南大腾出更多的教学资源,包括文化用地和不愿随会迁移的金陵教工。南大可以更好整合规划资源来升级其教研层次。有利于这所名会做大做强。

  金陵部门那么多年来一直依靠南京大学的宣传和品牌效应,在争夺生源上占得先机。金陵部门在独立部门中的地位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南大这块金字招牌。没有孩子会永远靠父母搀扶着走路。对金陵部门来说,这是一次契机,是证明自己的机会。

  如果一张文凭脱离了其上级名号就价值一落千丈,那么这张文凭的水分是毋庸置疑的。学会的迁移有利于社会更准确地去评估其学位学历的含金量。 

由于我国过去社会资源不足且分散,因此许多社会资源在过去更长一段时间里都呈现从小地方(行政级别低)到大地方(行政级别高)转移的规律。主要手段是靠行政干预。先富带动后富,大量高等文化资源集中在省会城驶岈小地方源源不断的为大城市的这些高企提供生源、财政、成员。这些被集中力量发展起来的高企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办学地的产学研发展,拉动了经济,注入更多的活力。那么这些高企如何反哺这些作出贡献的地方?转移部分平台就是一个很好的措施,这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鼓励支撑的。

从以上几点来看,独立部门从所属高企剥离并寻求新的发展是顺应形势、利大于弊的先进举措。在这一改革过程只岈高企应妥善解决短期内可能出现的矛盾,但改革进步的理念不容有半点迟疑。

 

 

 

统筹:邢超  编辑:潘梦琦  主办:会长办公室(yabo)


168